我的鏟屎生涯

從小媽媽總是養著狗跟貓,想當然而我也成為助理鏟屎官,當時每日二餐,一年365天,汪主子永遠是水煮雞肝拌飯,喵主子則是水煮魚肉拌飯,吃膩了二個還會自己換著吃。
貓砂是附近有建築工地時,拿臉盆裝回來的黑砂,汪主子洗完澡擦乾,門口放個椅子,讓牠坐在上面曬太陽自然烘乾。
大二搬離學校宿舍後,自高雄用個紙箱裝了隻小狐狸狗,坐國光號回基隆,正式升格為鏟屎官,每天吃著跟我一樣的自助餐,跟我一起過了3年的學校生活。結婚後脫離了毛孩的鏟屎生涯,開始了另一種鏟屎生涯。
2008年的某一天,帶著孩子逛到百貨公司的寵物部門,全家人的眼光被玻璃櫃裡一隻可愛的小瑪爾所吸引,小小的身軀捲在便盆上睡覺,店員放飯時馬上衝過去秒殺,接著又立刻窩回便盆睡覺。
過一星期再帶著小孩去看牠,一樣的吃飯及睡覺,第三星期再去,咦!! 還在,老闆包起來,再次就任鏟屎官到現在。(左起,瑪媽-莉茉、瑪爸-支葵、瑪妹-秘密)

回到頂端